当前位置: 主页 > 税务专区 >

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限售股涉税分析

时间:2019-04-29 13:48来源:融智2019年01期 作者:梁富山 点击:
导读: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增值税情形下限售股性质认定而引发买入价适用问题,以及持有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在转让环节增值税处理事宜,实务中税企
导读: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增值税情形下限售股性质认定而引发买入价适用问题,以及持有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在转让环节增值税处理事宜,实务中税企双方存在认知和理解差异。本文借助实务案例研究分析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增值税问题,以期厘清相关涉税问题,减少税企分歧。
 
  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实践中,上市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同时募集配套资金是比较常见的行为(本文所称“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即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交易中募集配套资金而非公开发行股份形成的限售股)。一方面,募集配套资金能够用于支付交易对价从而缓解上市公司的资金压力;另一方面,能够进一步保持控制权(实际控制人认购),也可进行诸多复杂的利益安排(其他特定主体认购)。因此这种募集资金方式越来越受到上市公司青睐,被广泛应用到资本市场中。正确处理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增值税问题,发挥资产重组对资本市场资源配置功能,引导规范上市公司重组行为,对持续推动产业整合与转型升级、服务并助力我国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一、基本案情
  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居民企业A公司,主营综合性快递物流服务。经中国证监会许可核准,A公司重大资产置换并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本次交易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因重大资产重组股票停牌前一交易日(2016年4月1日)收盘价为27.7元/股。为提升此次重大资产重组拟购买资产质效,增强重组转型升级后的盈利能力和可持续发展潜力,A公司拟采用询价发行方式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配套资金,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00000万元(人民币,下同)。
  本次配套发行股份的定价基准日为发行人第三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决议公告日,发行底价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发行人股票交易均价(24.65元/股)的90%,即22.19元/股。重大资产重组期间A公司实施利润分配方案,经除权除息调整后本次募集配套资金的发行价格调整为不低于10.93元/股。根据投资者的认购询价结果,本次发行对象最终确定为8名,A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的发行价格为35.19元/股,符合发行人相关股东大会决议及中国证监会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合计发行227337311股上市公司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为7999999974.09元,扣除与发行有关的费用及其他费用后,募集资金净额为7822179636.78元。A公司于2017年8月15日办理完毕本次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的新增股份登记申请,新增股份的性质为有限售条件流通股(股份自发行结束且上市之日起12个月不能上市交易),上市日期为2017年8月23日。
  大华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华公司”)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认购了A公司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募集配套资金发行的股份,获配股数3665817股,获配金额为129000100.23元。2018年4月10日A公司发布《2017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以公司现有总股本4413572185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50元(含税),以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每10股转增10股。本次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为2018年4月13日,除权除息日为2018年4月16日。
  大华公司认购A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的3665817股及其孳生的股份于2018年8月23日解禁上市流通。2018年8月28日大华公司以协议转让方式一次性减持A公司股份7331634股,减持价格为每股45元,卖出价为329923530元。依据金融商品转让相关税收政策规定,大华公司将金融商品买入价按股票初始购入价(不得扣除买入过程中支付的任何费用和税金)减去股票持有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的余额确定,即买入价=3665817(获配股数)×35.19+3665817(转增股数)×35.19-3665817×0.25=257083746.21(元)。大华公司当月只有该项金融商品转让业务且前期无负差,2018年8月28日以协议转让方式一次性减持A公司股份,大华公司缴纳增值税=(329923530-257083746.21)/(1+6%)×6%≈4123006.63(元),并开具了增值税普通发票。
大华公司所属税务机关认为,大华公司转让A公司限售股性质认定错误而导致买入价适用不当,且持有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在转让环节增值税处理亦不当。该税务机关认为,根据金融商品转让业务增值税政策,大华公司该项限售股减持业务的买入价应为A公司因重大资产重组股票停牌前一交易日的收盘价,即买入价=3665817(获配股数)×27.7+3665817(转增股数)×27.7=203086261.80(元),且持有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不属于增值税征税范围。因此,大华公司转让A公司限售股应缴纳的增值税=(329923530-203086261.8)/(1+6%)×6%≈7179468.01(元)。通过对大华公司的税收政策辅导,大华公司认同了该笔限售股减持业务涉税处理方式,在规定期限内补缴增值税税款3056461.38元以及相关税费及滞纳金。
  二、争议焦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税收征纳双方就大华公司转让A公司限售股性质认定而引发买入价适用问题,以及持有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在转让环节增值税涉税处理两个方面。
  (一)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转让性质认定引发买入价适用问题
  单位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均以卖出价减去买入价计税,关键问题是如何确定买入价。根据营改增相关政策,上市公司限售股的买入价依据其性质有两种情形:一是特定对象取得上市公司“三种形式”限售股的“指定价”,分别是上市公司完成股权分置改革后股票复牌首日的开盘价、上市公司股票首次公开发行(IPO)的发行价、因重大资产重组股票停牌前一交易日的收盘价(或股票恢复上市首日的开盘价为买入价)。二是特定对象取得上市公司“三种形式”之外限售股的实际价格。因此,确定单位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的买入价,本质是准确认定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性质。
  大华公司认为,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不能等同于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形成的限售股,两者在适用政策、审核部门、定价原则、定价基准、发行对象、发行目的、发行方式、融资规模、时间间隔、限售依据等多个方面存在差异。因此,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属于一般非公开发行形成的限售股,根据投资者认购询价结果,应以实际取得上市公司股份的价格,即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的发行价35.19元/股作为买入价。
 
  税务机关认为,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虽不属于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形成的限售股,但属于因上市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形成的限售股。大华公司转让A公司限售股的买入价,适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营改增试点若干征管问题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6年第53号)第五条第三款情形,即应以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前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27.7元/股作为买入价。
  (二)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持有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在转让环节的增值税涉税处理
  大华公司认为,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营业税若干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03〕16号)规定,金融商品买入价按股票初始购入价(不得扣除买入过程中支付的任何费用和税金)减去股票持有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的余额确定,营改增后金融商品转让同上述政策,即:股票买入价=购入价-持有期间红利收入。因此,大华公司持有A公司限售股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916454.25元,应计入销售额计征增值税。
税务机关认为,财税〔2003〕16号文件规定持有上市公司限售股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计入营业额计征营业税,但营改增后不能简单沿用先前处理,持有上市公司限售股期间取得的股票红利收入不属于增值税征税范畴,不征收增值税。因此,大华公司持有A公司限售股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916454.25元,不计入销售额计征增值税。
三、法理分析
(一)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属于金融商品
单位持有的上市公司限售股在解禁流通后进入二级市场,已转换为流通股,完全具有有价证券的全部特征,如产权性、收益性、流通性、风险性和期限性。流通性是金融商品的灵魂,是证券生命力的所在,也是金融市场对金融商品界定的实质。因此,笔者认为,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属于金融商品范畴。对金融商品转让业务,无论营业税还是增值税政策均强调的是,不管金融商品的取得方式和过程如何,其对外转让一律应按照金融商品转让缴纳营业税或增值税。2016年5月1日,营改增在全国范围内推开,国家税务总局陆续下发《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营改增试点若干征管问题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6年第53号)和《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明确中外合作办学等若干增值税征管问题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8年第42号),对单位持有的限售股在解禁流通后对外转让行为应征收增值税,以及征收增值税“三种形式”限售股的买入价等争议多年问题首次作出明确,正列举“三种形式”限售股的买入价按照特殊的明确规定执行。
(二)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属于因上市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形成的限售股
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属于金融商品,解决了单位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解禁流通后,对外转让时要征收增值税的问题。然而,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性质为何?只有明确了该问题才能确定单位将其持有的限售股在解禁流通后对外转让的买入价。
笔者认为,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不属于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形成的限售股,属于因上市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形成的限售股。
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是上市公司及其控股或者控制的公司在日常经营活动之外的资产交易行为,支付方式可以股份支付或非股份支付,也可两者组合。而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实质是募集重大资产重组的配套资金,不属于资产交易行为,募集资金仅可用于规定的特定配套用途。可见,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中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与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两者有明确区别,不属于同一事项,且募集配套资金成功与否不影响重大资产重组的履行及实施。因此,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不属于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形成的限售股,属于因上市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形成的限售股,是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实施的组合交易。
为进一步明确该问题,笔者向证监会官网咨询:“证监会令127号第44条规定‘可以同时募集部分配套资金’,结合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6年第53号第五条第(三)项规定,请问募集部分配套资金而非公开发行的股份是属于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6年第53号第五条第(三)项‘因上市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形成的限售股’?还是属于一般非公开发行股份(定向增发)形成的限售股?还是其他情形界定?”证监会回复如下:“根据《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二条,上市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应当符合本办法的规定。因此,我们认为,上述股份应属于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6年第53号中规定的‘因上市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形成的限售股’。”
由上看出,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形成的限售股(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属于因上市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形成的限售股。大华公司转让A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及法定限售期内上述股份孳生的送、转股,应以该上市公司因重大资产重组股票停牌前一交易日的收盘价即27.7元/股为买入价。
(三)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持有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转让环节增值税涉税处理
根据财税〔2003〕16号文件,金融商品买入价按股票初始购入价(不得扣除买入过程中支付的任何费用和税金)减去股票持有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的余额确定,股票买入价=购入价-持有期间红利收入。《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关于2017年股权转让检查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税总稽便函〔2017〕173号)明确“非金融企业从事股票、债券买卖业务,适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营业税若干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03〕16号)的相关规定。”营改增后,单位转让金融商品增值税相关问题,不能简单套用营业税时代财税〔2003〕16号文件关于持有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政策。
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的通知》(财税〔2016〕36号)附件2《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有关事项的规定》,金融商品转让按照卖出价扣除买入价后的余额为销售额。因此,单位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限售股解禁流通后对外转让时,应按照卖出价扣除买入价后的余额为销售额缴纳增值税,持有期间取得的股票红利收入不从购入价中减除,即持有期间取得的股票红利收入不属于增值税征税范畴,不需缴纳增值税。
大华公司转让A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持有期间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916454.25元不计入销售额计征增值税。
  四、几点启示
  (一)明确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形成的限售股政策
  财税主管部门应加强研究上市公司限售股资本市场规律,修订、完善、整合、统一现行税收政策,加速出台资本市场税收相关配套政策,重拳整治资本市场税收乱象,实现对资本市场税收的规范管理,从制度层面为加强上市公司限售股资本交易税收征管提供有力保障。
  (二)健全信息联动管控,强化上市公司限售股风险管理
  财政、税务、市场监管部门、证券营业机构等部门要加强信息联动,建立上市公司限售股税源监控信息库,以上市公司限售股登记信息为基础,对证券交易所公告信息、市场监管信息、公司财务信息和投资人税收信息等进行识别比对,重点对限售股减持信息进行税源实时动态监控,形成多部门联合管控机制。鉴于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及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公司全部上市或挂牌的证券提供登记、清算和交收服务,强化上市公司限售股风险管理,最根本的措施是建立健全国家税务总局与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间的信息共享,真正实现联动管控。
  (三)综合施策服务上市公司
  税务部门充分发挥税收职能作用,落实好各项税收优惠政策,组建专家级、跨行业的复合型服务团队,对上市公司兼并重组过程中的涉税难点、疑点问题加强业务辅导。制定“一企一策”服务套餐举措,有针对性地对上市公司提供涉税资讯指引、优惠政策指引、税收企划指引、风险管理指引、税收维权指引等个性化服务、跟踪式服务,确保税收政策落实到位、服务到位,减少征纳双方分歧,为上市公司发展营造良好的税收环境和营商环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了解和联系中崇信的方式:
咨询热线:010-65065808